这群韩国姑娘剪短长发,打碎化妆品...她们不是不想美,只是更想要自由

浏览量:192 次

说起韩国女生,很多人的对她们的第一印象可能会是精致、漂亮、非常在意自己的外形,还有一个词就是“整容”。

的确,对外在形象的追求和重视是当代韩国文化的一个特点,也正是这个特点促使韩国成为世界闻名的“整容大国”。

但是最近韩国却出现了一个反对以上特点的运动:“逃离束身衣”:

一些曾经爱好美妆的女生,把自己的化妆品扔掉、剪短自己的头发,

把从前用来花在打扮自己的时间,都用在看书、锻炼上。

这对她们来说,不是憎恶“漂亮”,而是为了获得“自由”。


当我把所有的化妆品都抛弃后,我仿佛重获新生!】

车智媛(音译:Cha Ji-won)是一个20多岁的韩国女生,和大多数韩国女生一样,从进入少女时代起,她就开始学习化妆了:

从12岁开始,智媛就习惯日常研究美妆视频、尝试各种各样的美妆产品,一点点磨练自己的化妆技能。

渐渐的,她也的确变成了大多数人眼中那样的“好看的韩国少女”。

(智媛)


但是,要维持这样的漂亮,其实是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的,智媛渐渐的也觉得有点不堪重负:

每个月为了美妆产品都要花不少钱,一根最火色号的口红,可能就需要刚入职的年轻人一天的工资;

虽然上班已经很辛苦了,但是为了变得合群,即使再困,她也要在每天早上,

提前一个多小时起床,化好妆让自己看起来“干净整洁好看”再去上班;

每天晚上回到家,即使已经累到想倒头就睡,也要强撑着完成十多道的护肤程序:

毕竟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护肤做不好老得快变丑了,可是要被所有人嘲笑的...

这样的生活,她也觉得很疲惫,但好像又没有什么办法停下来:

因为相比这种疲惫,要抵抗外界对自己的评价、承受当一个“不漂亮”“不修边幅”的女生的压力要大得多。

但是,随着去年Metoo运动在韩国也渐渐兴起,无数的韩国女生也开始关注女性权益问题。

人们在讨论反对女性所遭遇的性侵之外,也开始注意到韩国社会对女性的种种无形的束缚

这种束缚中最受争议的一点,就是“单一审美”对女性造成的压力。

长久以来,仿佛整个韩国社会,都有一个固定的关于“美”的定义

为了追求这种“美”,无数女生从小就和智媛一样,开始研究美妆、保养乃至整容。

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让自己更符合这个美的标准:

皮肤要更白、更完美无瑕,穿搭要符合时下最潮的风格,身材要更瘦、更纤细…

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就算没有受到任何直接的嘲讽,也会感到无比的焦虑,

仿佛自己是不成功的、不配得到关注的…

在看了越来越多的关于“美”,关于“性别印象”,关于“女性主义”的讨论后,

智媛累了,也突然“顿悟”了:

她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被社会的这种单一审美“绑架”了,不想再继续这样每天花至少两个小时打扮自己的日子了,更不想再随时随地都在为自己的外貌担忧了!

于是,她非常大胆地加入了“逃离束身衣”运动:

她决定扔掉自己所有的化妆品,并剪短自己的头发,开始把之前花在研究美妆视频的时间,用在读书、锻炼、研究女性主义。

(现在的智媛)


连妈妈看到她这样的转变后都惊呆了,并开玩笑说:“看,我现在有了一个儿子。”

但对智媛来说,踏出这一步后,虽然会让很多人感到不解,但她自己却轻松多了:

“我感觉自己好像重生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美的方式不止一种】


虽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美丽的追求本身是没有错的,

但是当这种“追求”达到韩国这样“举国重视”的程度时,就会产生许多负面效应。

最直接的体现是,无数不符合这种单一审美标准的女生,就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和焦虑。

面对这种焦虑,她们要么付出巨大的努力,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改造自己,努力符合审美标准。

要么被这种压力打败,被焦虑和压力反复挣扎,因此仿佛失去了快乐生活的权利。

而摆脱这种“压力”,有时候不是单靠个人努力,说一句“不在乎”就能完成的。

因为这种“压力”,有时候真的会大到让人想要自杀。

比如韩国博主Lina,就是被这种压力逼到绝望的千千万万韩国女性中的一员。

韩国的博主Lina小时候因为手术和服用激素导致身体肥胖,从此就开始因为外貌问题承受各种痛苦。

在生活中,她被人指责丑陋,在学校里她因为胖被同学欺凌。

甚至在10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尝试自杀。

这种因为外貌带来的痛苦并没有随着她渐渐长大而缓解,反而越发严重。

她开始恐惧社交,不想让别人看到又胖又丑的自己。

但宅在家里上网,看到的所有的女性的照片都是那样显瘦、美丽。

这也让她更加厌恶自己,感到无比痛苦。

“是不是因为自己丑陋,就不配有快乐的生活,不配得到爱和尊重?”

为了变得漂亮,Lina开始学习化妆,努力减肥,甚至依靠催吐来瘦身。

但生活并不是“丑女大翻身”的电影,Lina并没有靠着“奋发图强大变样”,走上人生巅峰。

相反,她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达到所谓漂亮的标准,总是有人攻击自己的外貌。

不化妆是错,化妆也是错,不漂亮就是原罪。

为了展现自己曾遭受过的外貌霸凌和内心的压力,Lina录下了一个自己“素颜-化妆-卸妆”的时评。

比如,不化妆的时候,各种指责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的脸在我眼里简直是灾难!”

“还是化点妆吧,现在化妆是一种礼貌!”

但是当她开始化妆,周围指责谩骂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来:

“为什么你的脸看起来那么脏?”

“你的粉底液之所以用那么快,就是因为你脸太大了!”

“你的眼睛真的太小了!”

到后面,不管怎么化妆,Lina也无法自己符合“漂亮的标准”。

于是,又开始有人指责她,化了也丑,不如不化。

“男人不喜欢太厚重的妆容。”

"如果我是长她这样我宁愿自杀!”

“我简直想打她!”

于是就这样,在各种反复之中,Lina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没办法当一个“漂亮的女生”。

但幸运地是,她最终意识到,就算不漂亮,自己也能应该有权利拥有快乐的生活,而不是让他人的眼光来定义自己的人生。

所以,Lina最终决定卸掉妆容,摘下美瞳。

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就是自己。

现在的她,终于接受了真正的自己,过得比从前开心许多。

所以,Lina也在最近的视频中,也用自己的例子的告诉大家:

“我不漂亮,但没关系。别因为其他人的存在而伤害自己。

别把自己和媒体上的照片做比较,你自己就是很特别的,没人能够伤害你。

你不一定要变得漂亮或身材完美。别让他人定义自己,找到你自己的美好。

我会永远支持你。”

Lina的故事,在这样一个韩国女性权利意识觉醒的时期,

的确是给了面对单一审美无比焦虑的韩国女生们,在“适应”和“痛苦”之外第三种选择:

反抗这种让自己无比焦虑的文化,夺回“定义自己的美”的权利。

【‘逃离束身衣’运动,反抗被物化的自己】

其实,智媛和Lina的故事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不是偶然的。

除了她们之外,还有越来越多的韩国女生,在过去几个月里“毁掉”了自己曾经钟爱的化妆品,并以此为荣:

这群女生的行为汇集在一起,毁掉化妆品、剪掉长发、回到素颜,

参加过去几个月在韩国渐渐兴起的“逃离塑身衣”运动,

但她们真正想要逃离的不是化妆品、长发、束身衣,

而是逃离韩国社会文化通过对女性外貌的单一、严苛的要求,形成的对女性的束缚。

众所周知,韩国是一个整容大国,也是一个美妆产品极其丰富多样的国家。

之所以能够产生出这样强大的美妆、整容产业,和韩国的外貌文化是分不开的。

想必很多人都看过一个图:韩国选美比赛的选手之连连看…

虽然这张图的确有一点夸张,并不是每个韩国美女都长得差不多,但的确也能反映出韩国社会对女性外貌审美的单一性:

女性们要拥有苍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更小的脸庞、细长直的双腿、纤细的腰肢,才能称得上是美女。

如果不符合这个标准,就是一种“缺憾”。

所以为了实现这个标准,小女孩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化妆、学习护肤,

而毕业的时候获得家长支持,去接受一次整容手术,对现在的韩国学生来说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甚至连孩子们的家长,也会为孩子将来的整容手术存钱。

可以说,这种对美的认知和追求,是整个韩国社会都认可和追求的。

然而,当现在的年轻人,受Metoo运动的启发,从性别平等的视角来看待这种“单一的审美”时,

他们发现了在这种看似合理的对美的追求之中,社会对女性权利的剥夺和束缚

首先,在这种文化中,女性将“付出更多的时间、金钱用于提升颜值”看做是理所应当的,

而社会也在反复告诉女性,变得更美是女性的职责,这些代价都是女性应该承受的。

这种付出,光从经济角度上来看,就让女性相对于男性承受了更多的压力。

更不用说在这个过程中,女生需要付出的大量原本可以用来拓展丰富自我的时间、精力。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种文化传达了一个信息:

对女生来说,漂亮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深究下去,会发现支持这个“漂亮才是最重要”的理论的,是全社会对女性的物化:

简单来说,就是漂亮的女生仿佛就像是更好的产品,能有更高的价值。

第三,在这种物化,其实也是一种韩国女性对男性从属地位的体现:

更白、更瘦、更少女的“漂亮的特点”,

无一不在呼应着女子“娇弱、年轻又要性感”的特征,

而这种特征产生的根源,是传统男权社会中,男性对女性的最普遍的期待:

无论哪个年龄的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温柔甜美又性感的女性。

这不仅是为了衬托男性高大形象的“大男子主义”的体现,也是为了让女性显得“更容易被掌控”。

因此,太黑、太胖、太强壮、太老、太“不性感”的所有相关特征,在韩国主流审美中,都是不美的。

所以,或许正是因为Metoo运动对女性权利的讨论,才引起了如今的“逃离束身衣”潮流。

因为性别的不平等问题、女性从属地位的问题、女性被物化的问题,

并不总是会以大悲大喜的冲突事件体现,而是存在于社会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每一段广告、每一张海报、每一句鼓励女性变得更美的口号、每一个美女赢得人生的故事...

在看似永远光鲜美丽的韩国女性外表下,的确藏有太多的压抑、焦虑。

而所谓的反抗,并不是要去推翻“对美的追求”,而是期待能够有更多、更丰富多元的美的形式。

不同的年龄、肤色、体型,都可以有它各自的美好的状态。

每个人可以追求更好的自己,而不是为了达成别人眼中的美苦苦挣扎,因为达不到而痛苦万分...


你可以妆容精致,纤细苗条,

我,也可以大方的露出脸上的小小雀斑,不必为了遮掩身材而穿得不舒服,

而我们,都是美的。

ref: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18/10/20/south-korean-women-shun-make-up-backlash-beauty-ideal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q51xKG-hyU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oct/26/escape-the-corset-south-korean-women-rebel-against-strict-beauty-standards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oct/26/escape-the-corset-south-korean-women-rebel-against-strict-beauty-standards

--------------------------------------

ZHW大大:我也有点不想化妆了(眉毛长快点please

在下吴邪老公稻米:化妆品:you happy ok

非常叛逆的咸鱼: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无论长发短发浓妆素颜,只要自己开心就一切OK

樱花树下拾樱花:我感觉韩国那边对美的定义有点狭窄,就单看他们的选美赛而言

-Highhsoul:我是不愿意的,那些口红看的我心好痛哈哈哈哈哈

救救扣子:感觉韩国日本女性的压力太大了,中国也有这种情况,但是自由选择的空间相对来说大一些

庭有榴莲树:化妆是为了让自己开心 而不是为了让别人开心

RoadsLu:社会环境不一样,韩国的女性真的被审美压抑太久了。

用灼炽唤醒雾山:我化妆我开心,我素颜我舒服,自己感觉幸福就可以了,没必要过分的刻意迎合他人

听说改名可以改运的阿萝:干得漂亮,自己开心就好管别人干什么


某Hg该换新数据线了:令人心痛又令人钦佩的女士们!致评论区某些朋友,请不要觉得文章里的女士们过激,尖叫着喊出自己很痛苦的声音,才能在漆黑的海面上掀起些波浪。

-------------------------------------- 

-防走失指南-


微信又改版啦,

好多小伙伴说找不到事儿君了

怎么办呢?

看下图,教你三秒最快找到事儿君~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直邮,包邮包税~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这群韩国姑娘剪短长发,打碎化妆品...她们不是不想美,只是更想要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