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无酒局

浏览量:76 次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盛衰变化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用不了三十年,也许明年的互联网大会又是另一副模样,届时不论“乌镇酒局”在否,互联网江湖永存。

文 ✎ 秦海清

编辑 ✎ 老拿


又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落幕了。乌镇酒局,终究没有再次出现。

四年前,丁磊第一次在乌镇攒局。之后,乌镇酒局俨然成了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分会场”。至去年,“丁磊局”、”东兴局“更是轮番登场,乌镇酒局人气升至沸点:只见马化腾端坐正中央,刘强东与王兴分坐两侧,煮酒论网事,一时间,多少英雄豪杰。

四年后,江湖犹在,乌镇已无局。卖猪肉的丁磊出现了,但曾经的酒局已变成“不谈工作,只谈风月”的河边夜话。大佬马化腾倒是赶了几个场子,但无关酒事。小米老板雷军提前就向乌镇说了“晚安”,而上一次在乌镇,他连着喝了三场酒。

沦为名利场的乌镇酒局,成为过眼烟云。倒是互联网江湖,依然刀光剑影。这一年,王兴的美团上市了,程维的滴滴丑闻不断,腾讯股价一路大跌。马化腾终于谈起了腾讯梦想,京东最大的流量IP刘强东身陷疑似性侵风波 ,连人影都没有。


01


今年没吃“未央猪”

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依然大佬云集。

马云、马化腾、丁磊、张朝阳、周鸿祎、雷军、张一鸣、朱啸虎、曹国伟、沈南鹏等常客,在大会前夜就相继现身乌镇。相比来的,没来的更为人所关注,比如京东刘强东、摩拜王晓峰等,不见其人。

来了的人也没闲着。雷军游赏乌镇时,马化腾、周鸿祎正在为一汽董事长徐留平操办的“红旗夜话”站台,这不是一场饭局,也没有酒,更像是一场茶话会。“茶话会”角落里有一位娱乐圈明星——靳东。


▵ 靳东


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今年大会开幕前传出一份组委会的官方文件,表明本届会议严禁私下“攒局”。于是,一场特别的“河边夜话”取代了先前的乌镇酒局。

南方周末的报道说,11月6日晚上9点左右,在“步步莲花”酒吧外的小木桌边,搜狐张朝阳先坐了下来,那里距离乌镇饭局的常驻地“津驿客栈”仅隔着一座小桥。丁磊随后走来,说了句你怎么在这里,就将网易严选的果品、黄酒摆在桌上。

丁磊依旧潇洒,与张朝阳饮酒怀旧,旧到中国互联网未兴之时。张朝阳忆起“当年勇”,说自己以全省前50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又称自己去美国留学时是数据类全国第39名。他还爆料,雷军2001年曾去搜狐面试。

2001年,搜狐成立三年,虽然去年上市纳斯达克,但正值全球互联网泡沫时期,搜狐的日子也不好过,张朝阳没少被投资人和股东折磨。当时的雷军在金山当CEO,智能手机的概念鲜为人知,更别提小米了。如今,上市18年后,搜狐的市值仅剩7亿美元左右;小米于今年7月登陆港股,目前市值3440亿港元。



酒饮了几杯,小食吃了些许,路过的马云落座。这是五届互联网大会以来,马云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与其他“互联网大佬”对谈。马云所谈与乌镇无关、与互联网无关,逗留片刻便离去。此间,华为的张平安、360的周鸿祎加入“河边夜话”。 


面对着围观群众,几个人大佬约定,只谈风月,不谈业务,但总是带入自家或者对方的产品。

周鸿祎最会逗人,问丁磊为什么养猪,丁磊说喜欢小猪佩奇,周鸿祎就给丁磊戴上一款“社会人”儿童手表。丁磊笑得憨态可掬,像个孩子一样。

周鸿祎追问丁磊喜欢到什么程度,丁磊稍作迟疑说,“顿顿都有吧”。可惜丁磊今年没攒饭局,要不然周鸿祎又能在“步步莲花”斜对岸的“津驿客栈”大快朵颐“未央猪”了。此前“丁磊局”已经连办四届,从最初的9人扩大到去年的20人。



不能吃肉,只好喝酒,酒还是丁磊每年自带的绍兴黄酒,不过去年是“特型黄酒”,今年丁磊带的是新品“半甜型黄酒”,酒精度数不高,只有14°,网易严选活动价58元一瓶。当晚,720毫升的黄酒,他们喝了6瓶,还有两瓶其他酒。

酒至微醺,丁磊感怀,“白天,我们处在庙堂之上;晚上,就是江湖之远。”说到“江湖”,不能不提金庸,如果没有金庸一手构建的“江湖世界”,可能就没有网易、搜狐后来的游戏,阿里也可能不是今天的阿里。


金庸已仙逝,“江湖”犹在。追忆起来,金庸曾是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大会的参与者。“河边夜话”第二天一大早,张朝阳在自家社交软件“狐友”上对18年前的西湖论剑”wow“了一声。

02


从“丁磊局”到“东兴局”

“乌镇酒局”兴于丁磊,至去年,分野成“丁磊局”和“东兴局”。

2014年第一届乌镇互联网大会,丁磊第一次攒局,客有李彦宏、张亚勤、张朝阳、田溯宁等9人。2015年,“丁磊局”扩至11人;2016年,再增至17人。



2017年,20人规模的“丁磊局”需要拼四张桌子才能坐下。这一年,除了李彦宏、张朝阳、雷军等老面孔,还有程维、张一鸣、王兴等新人登场。当晚,20人中不止一个“出卖”了丁磊。刘强东和王兴入局不足10分钟,便以“还有事情要处理”为由离席。

之后,津驿客栈里的张磊、沈南鹏、程维、雷军、张一鸣、姚劲波等出现在昭明书院。昭明书院里,座次分明,刘强东、王兴两位做局者分坐主咖马化腾的两边,席间还有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联想CEO杨元庆、今日头条张一鸣、快手宿华和知乎周源等人,其中不少是腾讯参投的公司。

“东兴局”后的一年,当局者各有命运。丁磊尚能“河边夜话”,“东兴局”已散。



雷军的小米、王兴的美团先后上市港股,虽然现在双双跌破发行价;头条在抖音的带动下,估值增至750亿美元,有报道称头条Pre-IPO融资已成;沈南鹏投资的美团、拼多多成功上市;杨元庆治下,联想的PC业务重回世界第一,但联想的手机只能列入“其他手机品牌”。

相比之下,朱啸虎、姚劲波、周源的日子稍显平淡;不如意之人有程维,滴滴“水逆”、丑闻不断;有宿华,过去一年快手被抖音压得厉害;有王晓峰,摩拜直接卖给了美团。马化腾也颇为不顺,被人指摘“腾讯没有梦想”,股价先扬后抑、市值蒸发2万亿港元,“动骨”调整事业架构。

刘强东压根儿没来。

9月2日,刘强东酒后涉嫌性侵被捕的消息不胫而走。除案发初期现身京东集团“正常开展工作”和10月中旬亮相英国王室婚礼,几乎所有重要场合和荣誉刘强东都缺席了: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没有他,天津2018夏季达沃斯论坛没有他,改革开放40年民营企业家百杰没有他,也未参加规格超高的进博会。


▵ 刘强东亮相英国王室婚礼


直到现在,刘强东身上的污点还未去除,即便参会再攒酒局怕是不合适,就算喝酒大概也不会叫张磊。

今年6月,张磊的高瓴资本大幅减持京东6亿美元,同时加仓阿里9亿美元。高瓴资本是京东疯狂扩张的主要资本来源之一,高瓴在京东早期重金投资3亿美元,助其建立物流,随后又说服腾讯放弃自建电商,撮合京东和腾讯达成合作。

张磊此举或直接促使更多投资者抛售京东。2018年第二季度,京东的持股机构数量达到585家,为历年最高,到了第三季度,只剩下100家机构持股京东,持股总数从6.177亿锐减至2576.501万股,持股比例从21.64%暴降至0.90%;新进机构只有10家,增持机构只有24家。

刘强东案发后,财联社在海外顶尖商业数据库Thompson one banker上发现,截至6月30日,腾讯旗下的黄河资本在京东的股东名单上消失,沃尔玛持股12%、占比第一。但国内的公开数据仍显示黄河资本持有京东18%的股权,为京东第一大股东,截至时间为2月28日。是股权未变动,还是国内数据未更新,尚未可知。

乌镇互联网大会前一天,刘强东在朋友圈发声,点赞京东首架全货架完成首航,纪念京东进入全货机时代。比物流,京东还不是顺丰的对手,顺丰在运营全货机数量已经达到48架,是国内拥有全货机数量最多的快递企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盛衰变化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用不了三十年,也许明年的互联网大会又是另一副模样,届时不论“乌镇酒局”在否,互联网江湖永存。

03


谁笑傲了江湖

“西湖论剑”,应该是互联网世界最早的江湖。大佬还是那些大佬,但那时没有酒局,没有阔谈,只有思想的火花。

马云热衷“金庸”,其花名“风清扬”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华山派剑宗。1999年,马云受《天龙八部》中虚竹破解“珍珑棋局”的启发——“得便是失,失便是得”,于是决定撤出北京,落地杭州,创办阿里。



2000年7月29日,马云与金庸第一次见面,在香港的镛记酒家,金庸为马云手书“多年神交,一见如故”八个字。两个多月后的教师节,马云请金庸至杭州,主持第一届“西湖论剑”,这是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大会。

“西湖论剑”时,中国网民只有1200万,乌镇还只是一座1300年的古镇。但那时大腕如阿里巴巴的马云,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的创始人王志东、张朝阳、丁磊,电商元老级人物、8848创始人王峻涛等,悉数登场“论剑”。

彼时,中国互联网江湖还很小:马化腾刚开发不久的OICQ因被起诉侵权而改名为“QQ”;李彦宏年初创立的百度还没有开始转型做独立搜索引擎网站;刘强东的“京东多媒体”柜台在卖刻录机和光碟;雷军还没创业;王兴是清华的大学生;张一鸣刚读高三······

“西湖论剑”时,王志东大讲“读书心得”,称金庸小说对他启发很深;王峻涛呼吁大家学习侠客的“扶贫”、“义”、“正气”;丁磊说要在互联网的江湖中寻找致胜的“武林秘籍”;唯一没有读过金庸的是张朝阳,他只好谈了谈互联网的价值;马云说要“外练一层皮、内练一口气”,皮是指厚脸皮,气是指内部管理。18年后的互联网江湖,讨论的是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数字经济。

“论剑”结束,金庸赠与五人各一本《笑傲江湖》。18年后,谁笑傲了江湖?



”西湖论剑“后不足一年,王志东被董事会赶出了新浪,另行创业;8848也在此后几年里日渐衰落,不闻其声。

北京奥运会让搜狐风光一时无两,骄傲的张朝阳当上甩手掌柜,再出山时江湖已变天,无法呼风唤雨让张朝阳感到抑郁,“病愈归来”,张朝阳于2016年提出“搜狐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然而这一年乌镇互联网上开线的大衣,使人再次联想到搜狐的没落,如今搜狐的市值不足一只独角兽的估值。

丁磊找到了“武林秘籍”——游戏,使其在今天依然称得上“互联网大佬”,但随着游戏这头“现金牛”日趋受到监管,网易又游走于多条业务线之间;阿里已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重要一极,马云随之“功成身退”。

这就是互联网江湖。

岁月轮回,有人起高楼,有人宴宾客,有人楼塌了。多少事,尽付笑谈中。



Interactive Topic

互动话题


18年,互联网改变了你什么?


吴佩慈,豪门失火梦未醒

本文由市界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eeker2019


/

欢迎爆料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乌镇无酒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