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健忠 为青少年创造健康的网络环境

浏览量:14 次


3月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江苏代表团小组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

  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今年已经60岁了,现任江苏省泰兴市邮政局江平路支局局长。从2008年开始,何健忠连续三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众多高质量的议案、建议。

  大部分建议都落实了,比如建议修建泰兴到常州的过江通道。这个建议我提了八年。

  如今,泰兴到常州的长江大桥终于在今年1月9日正式开工,这个大桥建好了,可以进一步拉动长江两岸的经济发展。

  ——何健忠

  谈投递故事

  曾投递信件助两岸亲人团聚

  新京报:你今年已经60岁了,工作年头也不少了吧?

  何健忠:我是1977年开始工作的,在部队,直到1982年从部队复员,被分配到邮政,那时候叫邮电局。我干了14年的投递员,送报纸、送信,都是骑自行车去送。送信的那些年,自行车基本两年骑坏一辆,一共骑坏了8辆自行车。

  新京报:那时候大家都写信,你能描述一下当年送信的情形吗?

  何健忠:那个时候常讲见信如见人,投递员联系着千家万户,老百姓都视我们为亲人一样,看见我们的时候很开心。那时候很少有电话,在远方当兵的、在外面上学的都会写信给家里,我每天能送120封信。

  我信刚送到,收信人赶紧拆开看,那时候投递员是最受欢迎的人了,真的是连接千家万户,我们投递员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很自豪。

  新京报:你印象中最深的一封信是寄给谁的?

  何健忠:我工作的时候,刚刚跟我国台湾地区恢复通信往来。第一封从台湾寄到江苏泰兴的信,就是我送的。但是地址很模糊,是这样写的:泰兴通江桥旁张某。

  写信的这个人是抗日战争时期到国民党部队当兵的,一走就走了几十年,就没回来过。他写的这个地址,根本就不存在了。我当时试投了五六天都没找到人,本来这封信完全可以退掉,我想这封信关系到家人团聚,老兵回来探亲,只有联系上了,才能更好地增进感情。所以,我就走访了好多人,跑了十几天,最后在乡下听说那人还健在,已经80多岁了,我找到他就给他了。

  新京报:你是从什么时候感觉到寄信的人越来越少了?

  何健忠:通信技术越来越发达,新事物总要代替旧事物,大概是1998年,信就越来越少了。到了2000年的时候,电报业务就停了。

  谈支局建设

  只要有需要,我24小时上门服务

  新京报:后来你被分到一个最苦的支局当局长,当时是什么情况?

  何健忠:我现在还在支局工作,1997年3月,我被分到现在的泰兴市邮政局江平路支局任局长。当时我们的支局是全局最差。我上任第一天就跟我们职工说了,我何健忠不是来当局长的,是和大家一起吃苦的。我就跟同志们讲,在工作中大家向我看齐,凡是我要求大家做到的,我自己肯定带头做好。

  新京报:你都是怎样带头的?

  何健忠:我向客户承诺,只要你们有需要,我都会24小时上门服务,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阴晴雨雪。刚开始我还是骑自行车,骑得最远是40多公里,后来骑摩托车,这些年骑坏了六辆摩托车。

  新京报:你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何健忠:由于我们团队的共同努力,我去的第一年就跨入了先进集体,然后从1997年到今年连续22年都被评为先进集体,从全区先进一直到全国先进。我们业务收入指数增长。我1997年去的时候,我们支局余额不到300万元,到今年已经发展到5.5亿元,这在行业都是领先地位。曾经我们的业务收入不到20万元,现在有900万元。可能在别的部门眼里,900万元是一个小数字,但我们就那么几个人,人均劳动生产力超过90万元。

  新京报:你印象中最辛苦的一次收件是什么样的?

  何健忠:那是2008年2月,泰兴发生雪灾,社会上各家物流公司都关门了。2月5日,离我们支局10公里的一家企业给我打电话,说何局长,我们有一件重要的邮件要寄到上海,你能不能过来取?这么多年我都是接到电话马上去,那次也没有犹豫。

  当时我本想骑摩托车,由于路面打滑,没有办法,我就把摩托车放到马路边步行前往。步行前往相当艰难。一边走一边打滑,走了不到半个小时,我的整个下半身都湿透了。这十公里我走了三个半小时,等我到了工厂的时候,整个人就像一个冰人,眉毛上都结了冰。

  为了保护邮件,我拿到邮件后,就把邮件放在怀里,因为我上身穿的防水羽绒服。对于我们来说,邮件是第一生命。没有停歇,我就顶着风雪向回走,来回走了七个小时,我赶到单位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那天晚上回家,我老婆给我搞了四个热水袋,因为我浑身都是冰凉的,睡了一个晚上等早上起床浑身还是冰凉的。虽然累得快要倒下了,我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因为兑现了我的承诺。后来听说,由于邮件即时送到上海,这家客户收到钱款,顺利地发下了工资。

  谈所提建议

  建议加强网络管理

  新京报:你今年带来的建议和议案有什么?

  何健忠:我来自基层,我最了解基层,我要把基层的声音带上来。

  我这次总共带来了15个建议,我每年都提很多建议,前十几年我提了137个建议。

  新京报:这100多个建议主要关于什么方面的?

  何健忠: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养老监管、乡村振兴、支持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

  再就是关心下一代,建议加强网络管理。现在小孩基本都会上网,这就需要有一个健康安全的网络环境。

  新京报:你前11年提的建议被很好地落实了吗?

  何健忠:大部分建议都落实了,比如建议修建泰兴到常州的过江通道。这个建议我提了八年,2008年刚当全国人大代表时就提了关于加快建设泰兴到常州过江通道的建议,代表的建议分ABC,前6年都被分到C类,就是要调研论证,等到第8年的时候就立项了。

  如今,泰兴到常州的长江大桥终于在今年1月9日正式开工,这个大桥建好了,可以进一步拉动长江两岸的经济发展,拉动江南地区跟苏中苏北的联动发展,为我们江苏高质量发展做贡献。

  新京报:听说你倡导的“预防邮路”工作,被全国推广,你能详细讲一讲吗?

  何健忠:“预防邮路”就是“预防职务犯罪邮路”,是指将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与邮政服务有机融合,借助覆盖城乡的邮政网络,发挥邮路联系千家万户的优势,开展形式多样的预防职务犯罪宣传。2013年下半年,由我倡导并开始试行。最高检三次把它写入最高检工作报告。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何健忠 为青少年创造健康的网络环境